威客电竞平台

阿里系“止损”光线传媒 影视生意已成“鸡肋”

  中国网财经12月31日讯(记者里豫 王彬)也许《哪吒》真能挽救光线.SZ),但他注定无法挽回阿里系的“心”。

  12月27日,猫眼数据显示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在经过票房补录后最终将票房纪录锁定在50亿元。《哪吒》也因此成为继《战狼2》后第二部突破50亿票房的影片。

  这对《哪吒》出品方光线传媒无疑是个重大的利好。事实上,从今年下半年开始,光线%以上。

  但是就在此前的12月24日,光线.SZ)发布了《关于公司持股5%以上股东减持股份实施进展的公告》。根据公告,截至2019年12月20日,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阿里创投)已减持光线.6亿元。

  根据光线传媒公告,阿里创投拟自减持计划预披露公告之日(即2019年9月2日)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(窗口期不减持),以集中竞价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,减持光线传媒股份数量共计不超过约5867万股(占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2%)。

  阿里创投本次减持的股份源于2015年光线传媒向阿里创投非公开发行的股份(包括非公开发行股份后因权益分派实施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部分),从9月2日起,阿里创投共减持光线元/股。

  按照公告,大约在2020年3月17日之前,阿里创投还要再减持光线万股左右。

  天眼查显示,阿里创投成立于2006年10月,注册资本为2.6亿元,股东分别为马云(持股80%),谢世煌(持股20%)。

  阿里创投参股光线年初,当时阿里巴巴刚刚确定向影视行业进军的整体战略,先是并购了阿里影业,后又斥资15亿元入股华谊兄弟(300027.SZ)。

  在2015年3月,阿里创投以24.22元/股的价格参与了光线传媒新一轮定增,共斥资24亿元认购了9909.17万股,并以持股8.78%成为光线传媒的第二大股东。

  换句话说,阿里创投投资光线年多时间只落个止损平仓。当然,按照光线元多的股价,阿里投资继续减持或可小赚离场,但是这肯定不是阿里系投资光线传媒的初衷。

  至于减持光线传媒的原因,光线月初的公告中表示是基于阿里创投自身投资安排。

  而早在2016年5月,光线%的光线传媒股票,换得猫眼娱乐57.4%的控股权。

  2017年9月,腾讯将微影与猫眼娱乐进行并购整合,向猫眼开放了众多的资源,包括微信、QQ两大流量入口。

  2019年2月,猫眼娱乐正式在港交所上市,截至目前,王长田作为第一大股东,持有猫眼娱乐接近42%的股权,腾讯则占股接近14%,位列第五大股东。

  而阿里旗下的淘票票则成为了猫眼娱乐直接的竞争对手。这对阿里系同光线传媒的合作很难说是个积极因素。

  光线年三季报显示,公司营收达到24.61亿元,同比增长了91%,扣非净利润约为11亿元,同比增长了172%。

  表面看来,业绩表现亮丽光鲜(这也构成了公司股价大幅上涨的基础),但实质上必须面对的一个尴尬事实是,公司业绩高度依赖《哪吒》带来的高票房,因此具有很高的不确定性。

  作为对比,截至2019年二季度,光线亿元,扣非净利润更是不足7000万元。但是随着7月底《哪吒》的上映,公司业绩被彻底引爆。

  7月30日,光线传媒发布公告称,《哪吒》累计票房已超过8.99亿元,光线传媒据此预计来源于此影片的营收为2.03亿至2.43亿元。照此估算,《哪吒》大约22.58%至27.03%的票房将纳入光线传媒的营收。如果以《哪吒》最终确定的50亿票房计算,光线传媒最终从《哪吒》的火爆中入账11.29亿至13.52亿元,足足占了前三季度营收的50%。

  光线传媒在业绩预告中也坦承,公司电影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大幅增加,主要是报告期内出品、发行的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等影片取得了优异的票房成绩,电影业务收入增加所致。

  事实上,如果不是光线传媒有意借助投资收益调控利润,公司早在2018年就已处于主业亏损的状态。

  2018年3月10日,光线亿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新丽传媒27.6420%的股份出售给林芝腾讯。此次股权转让带来的投资收益使得光线亿元,但扣非净利润却是亏损2.85亿元。

  实际上,就在阿里创投参股光线传媒的第二年,影视行业拐点已现。光线年,公司电影及衍生品收入分别为12.34亿元、12.38亿元、10.77亿元,同期毛利率更是逐年在下降,分别为54.60%、44.01%、32.18%。

  9月4日,合资券商高盛高华决定对光线传媒的评级由“中性”下调至“卖出”,未来一年目标价为5.69元。高盛高华分析师表示,《哪吒》带来的收入和利润缺乏持续性,股价目前处于过度反应的状态。彼时光线元附近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威客电竞平台 版权所有   ICP备34346342号